营造海航特有的节能减排文化
澳华中文网 2011-06-28 10:21:37   关注人次[]

中国民航报 中国民航新闻信息网 记者 许晓泓报道 细心些的旅客或许会发现,坐海航的从北京到布拉格的航班所用的时间往往比其他航空公司更少;而在广州白云机场,海航飞机落地停靠廊桥后,通常都会有一些地面设备接到飞机机身上。这些细微处的变化,体现的都是海航在节能减排工作上所做的努力。

  由于欧盟方面不允许海航在执飞北京—布拉格航线时直接使用优化航路,只允许海航航班在执飞时临时申请,90%的海航机组都是在空中申请直飞,进而得以在进入欧盟境内后以拉直线的方式飞行,每班较原有的航路可节省50海里。而在白云机场接到飞机机身上的管线是桥载的电源与空调系统,海航飞机在其运作良好的情况下,选择了落地不开APU,直接与桥载设备相连,每次节约的燃油时间为2—5分钟,节约费用在50元左右。

  作为运营航空公司,千方百计减少燃油这个成本大户的消耗是航空公司自主减排的动力所在,而如何将企业的动力内化为员工的工作本能,进而将节能减排落实到位,海航的选择是营造特有的节能减排文化,即通过提高燃油效率、管理标准化、项目实施、日常培训等方式,将节能减排工作发挥到最大成效。

  拿数据说话 构建节能减排监控和跟踪体系

  2008年,海航即与南航、深航一起,同国际航协(IATA)合作开展了燃油效率差距分析项目,并成为国内第一家运作该项目的航空公司。这种以定量方式开展的节能减排工作,现在已衍变为海航的数据化驱动的管理理念,即以QAR数据、飞行计划、任务书数据为基础构建海航的节能减排监控和跟踪体系,实现数据驱动;以及以风险评估和LEAN六个西格玛为基准,以KPI控制为手段,推进节能减排工作实现闭环管理。

  上述所有数据与预先制定的一些规则,再结合海航当下使用的燃油性能指标监控系统,可以对海航每一个重点航班运行的所有情况进行准确把握。而利用燃油性能指标监控系统,既可以设定条件列出所有符合要求的航班,查看其飞行数据、航线耗油、载客量等运营数据,也可以细化到对某一天某一个航班的油耗进行分析,查看其与载量、高度、机组操作、飞机性能等各方面影响的关系。

  紧接着,对于通过系统监控发现的油耗偏低的航班航线,海航会将其经验加以固化,进而宣传推广到更多航线;而对油耗偏高的航班航线,则要分析其具体成因,并加以跟踪解决。

  海航相关人士介绍,他们燃油性能指标监控系统一期采用的数据是QAR数据,即来自于地面,二期则把ACAS的数据全部接入,实现了从后置化管理到前置化管理、实时管理的转变——从地面就可以实时跟踪到飞机飞在什么位置,油耗偏差是怎样的一个情况,等等。

  海航秉承数据化驱动管理理念的效果最能由下面一组说明:

  2008年,不包括飞机置换、飞机发动机升级带来的收益,海航通过实施节能减排共节约1.44亿元,累计减少油耗2.03万吨、降低二氧化碳排放6.3万吨;2009年,在燃油价格有所下降的情况下,海航节能减排节约的金额较2008年有所下降,为1.36亿元,但累计减少的油耗和降低的二氧化碳排放均有大幅增长,分别达到2.81万吨和8.8万吨。

  全方位实施 尤以机队规划与飞行操作为重

  虽然海航的节能减排举措是从机队规划、重量管理、运行控制、机务维修、速度管理与飞行操作等六大方面同时入手,但其重心依旧放在了机队规划与飞行操作两个方面。飞行操作自不必说,航空公司能耗的绝对大头出自飞行;而机队规划作为做好各项工作的前提与基础,没有好的飞机配备,其他环节无论怎样节油也难以起到多大效果。

  海航在机队规划上把节能放在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一方面结合自身运营航线的统一规划,按照航线性质调配最经济的机型执行相应的航线,同时降低老旧飞机的日利用率,逐步引进波音787等燃油效率更高的机型;另一方面根据实际运营需要,制订现有机队的燃油效率提升方案。

  航空公司运营,不可避免地要面对飞机性能衰减的问题。考虑到飞机性能衰减后更适宜执飞短途航线,海航在调配运力时会为其选择那些飞行时间在一两个小时左右的航段,同时每月发布飞机性能监控报告,以便让所有员工了解飞机的性能衰减状况,做到有的放矢。为了降低能耗,海航新近与波音公司签署了50架的波音737-800的引进合同,还将从本月开始到今年年底,引进5架空客A330飞机,多架运行时间较长的波音737-300飞机在降低了日利用率后,在逐步退出海航或被改装为货机。

  为了提升现有机队的燃油效率,海航计划为波音767飞机加装小翼,此举可节约油耗3%—4%;为波音机队更换碳刹车,每架飞机可减重200公斤;为空客A330飞机加装发动机升级包,每架飞机的小时油耗就此降低了1.2%。

  而除了传统的在飞行时选择最优的高度,海航在飞行操作方面的节能减排尝试还包括研究低阻力连续进近、大力推进PBN导航。8月12日,海航一架配备了RNP APCH导航设备的空客A330飞机,运用卫星定位系统的精确导航技术,在三亚凤凰机场上空进行了验证飞行后平稳降落,成为第一家获此资质的航空公司。而低阻力连续进近,不仅中国民航尚未完全开展起来,就连美国的公司也都还处于试点阶段。

  细微处显现 节能减排已成海航员工自觉行动

  现在从北京飞乌鲁木齐,W66航路已经固化下来,而在2008年这条航路新开辟出来时,大多数北京飞乌鲁木齐的航班选择的还是原来的老航路,海航通过比较两条航路的飞行距离后发现,飞W66航路比原来的航路能省50海里的飞行距离,于是从那时起,海航所有执飞北京-乌鲁木齐航线的航班都走的W66航路。如果说这体现出来的主要是海航自上而下推行节能减排工作的效果,那么在更多方面,人们看到的是海航员工节能减排意识的提高,并已将这种意识融入到开展各项日常工作之中。

  90%的海航执飞北京到布拉格航线的机组,为了节省50海里左右的飞行距离,在公司层面更改不了飞行计划、无法优化航路的情况下,在空中直接向欧盟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申请并获准,在进入欧盟后直飞。海航自己研究出来的备用后重心管理技术,虽没有在公司内部做强制推广要求,但因为能在节能减排方面起到一定效果,今年这一技术的执行率达到了95%。在广州白云机场,如果地面通报给机组的信息是地面廊桥的电源、空调均运作良好,那么100%的海航航班会选择落地不开APU,而是直接进停机位,利用地面设备替代APU运行,减少飞机的燃油消耗与二氧化碳排放。

  如果拿具体的数字来衡量,每一次不开APU,直接进停机位的收益只是节约了50元左右,但日常操作的这些点滴细节汇聚起来的效果要巨大地多——不光是航班量大所带来的规模收益,还有这其中体现出来的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自觉的节能减排意识:在飞机大修时换掉后舱吸水的绝缘棉、将飞机封严的检查工作细致到一毫米,根据航线飞行时间确定饮用水的加注标准……

  海航员工的节能减排意识从何而来?或可从其过去发展中找到答案。2006年,海航就邀请在燃油效率节约上领先的以色列航空公司来华传授经验。2008年又成立了公司节能减排工作组,海航股份总裁王英明、副总裁牟伟刚先后担任组长,在对外依托国家政策、民航节能减排规划与指导意见的同时,对内注重增强全体员工的节能减排意识,营造海航特有的节能减排文化。

  拿起一张海航工程部维修人员的工卡,会发现上面比以前多了燃油效率方面的内容,而在这种固化员工工作流程、不定期对员工进行培训宣传之外,海航还利用网络平台、展板、宣传册等形式,全方位地推广节能减排理念,他们考虑的不再是以口头规范、强制性约束来推进该项工作,而是力争使使节能减排成为员工行动的本能。

>>栏目内容